院感医生何隽管天管地管空气我是医疗队里安全大管家

方舱日记丨院感医生何隽:管天管地管空气 我是医疗队里安全大管家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贵州陆续派出了9支医疗队,1400多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在他们当中,有这样一个群体——“院感医生”,他们的职责是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避免在工作期间出现交叉感染。从穿防护装备、到吃饭喝水,他们的工作琐碎、繁杂,还要特别仔细,所以大家称他们为医疗队里的“安全大管家”。

讲述人王强,在北京跑滴滴

当何隽一行到达更衣室时,已经有15 位医护人员在此等待。他们来自贵州省不同的医院,不同的科室。但此刻,他们带着同样的任务进到病区,肩负着同样的使命,有着同样的期盼。

上岗前,要先到西安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去学习,7天之后考试过了,就拿个《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因为是公户车,都有车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我们跟公司都签的租车合同。我是2019年11月签了半年,到今年5月份。

我们公司的车都是比亚迪E5,先交租金后跑车,本来是每个月25号提前交下个月的租金。疫情后,租金减免方案是,3月的租金3月20号前交齐,4月的租金4月5号前交齐。公司损失肯定是有的,这么多车,一下一个多月,一辆车平均算4000块钱,1000辆车一个月要免去多少钱?不少。

滴滴这边,你打车付了20块钱,我们可能到时候拿个十五六块钱,剩下的滴滴就抽走了。公司每天110租金,加上充电费三四十块钱,也就是140左右,成本怎么也能收回来,就看你赚多赚少的问题。

3月10号是我跑的第三天,可能运气好点,拉的单子多一点,50块钱的单子跑了三个,40块钱就跑了一个,这4单就200多。总共接了十四五单,400来块钱,算是还可以了。我看了一下我们群里边都跑了个200多、300多,我稍微好一点。

贵州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院感工作人员 何隽:管天管地管空气,院感就是啥都管。我们的空气,我们的物表、地面,保洁也要管,医护人员也要管,垃圾转运也要管,所有的操作都要管。如果你不把这部分做好,假设有一个人感染了,这一群人都不安全。

讲述人吴建杰,北京滴滴司机

我是腊月二十九回保定过的年,原本打算过完年就继续回京出车。受疫情影响,保定的网约车被强制下线,在家吃了睡,睡了吃。在家憋到正月十二,实在憋不住了,就回到北京了。

清晨六点半,接送医护人员的大巴车准时停在驻地酒店的门口,何隽带着百宝箱随医疗队一同前往江汉方舱医院。从驻地酒店到江汉方舱医院,大约有20多公里的路程,队员们每天都是摸黑上车,到天蒙蒙亮才能到达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江汉方舱医院。

贵州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院感工作人员 何隽:(这件)防护服太大了,这个地方要弄小一点儿,要不这里全是空的,这个隔离衣是不行的。这样,我先拿我的这个隔离衣给你们,到时候采咽试纸的时候看见我们的医护人员也给他们穿。

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四团派出所民警立即开展案件侦查工作,通过谢先生提供的微信号、转账记录等,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贾某,并于近日将其抓获。

我自己有车,去年春天就已经注册滴滴了,上周五才开始跑。一般在商圈跑,国贸、雍和宫、潘家园一带。

第一天,早上8点到下午5点,跑了110元。第二天是67元,第三天是40多元,第四天跑6单赚了130多元,算这几天挣的最多的。

警方提示:疫情当前,广大市民群众务必提高防范意识,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各类防护用品,谨防上当受骗造成经济损失。若发现生产、销售假劣产品的违法犯罪行为,请及时拨打110或前往就近公安机关举报。(总台央视记者 徐鸣佳)

贵州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院感工作人员 何隽:医护人员保护了病人,谁又来保护医护人员?医护人员也需要保护,因为我们院感就是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让他们放心大胆往前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让疫情扩散范围尽量缩小、尽量减少,我们也能早日战胜病魔。

贵州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院感工作人员 何隽:带子拉开,然后(上下)拉开,然后用两个手把鼻子夹紧,然后戴口罩之前要洗手……

我8号下午开始跑。9号跑得不行,跑了个200来块钱,没有单子,6点多就回来了,接不到单,也没什么心情跑了。

这本是一件令民警十分感动的事情,然而派出所在分发口罩的过程中,却发现这些口罩均无生产批号、生产厂家、生产日期,系“三无产品”,不仅佩戴时有异味,且用料十分粗糙,轻轻一扯便会破裂,于是立即联系谢先生。

经查,贾某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销售口罩的信息,当有人订购时,通过上家直接异地发货。经对口罩进行鉴定,系不合格产品。目前初步查证,此案涉及被害人3名,涉案金额50000余元。据悉,贾某上家也于近日被江苏警方抓获。现犯罪嫌疑人贾某因涉嫌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疗器材罪已被奉贤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年前活多,几乎一直跑个不停,现在确实比去年差远了。现在西安就公户车可以跑,私家车暂时好像还跑不了。公户车手续齐全,肯定优先保证。

顺风车和代驾,曾是滴滴的两大盈利业务。2017年,滴滴的净利润是10亿人民币,顺风车的净利润接近9亿,剩下的一个亿便来自代驾业务。

等红灯的间隙,我一般还会关注下微信群里其他滴滴师傅的语音,比如说某某地铁站有没有查车的,安不安全。

我们有别的一些司机朋友,大家讨论这个事,都跑不出太多来,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能跑四五百的那些人是怎么跑出来的。

谢先生一开始也不知道这批口罩质量不过关。据谢先生称,其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有一男子在售卖口罩,并配有卖家秀,感觉不是骗子,便从该男子处订购了一批口罩,准备给单位员工使用,出于热心,还捐赠给派出所一小部分。因为事先自己也没有验看过,没想到该批口罩质量十分粗劣,谢先生表示十分抱歉。谢先生的热心让民警感动,谢先生的歉意更让民警愤怒,对于销售假冒伪劣口罩的行为,警方绝不姑息。

网约车,作为滴滴的主营业务,也是主亏业务,受疫情影响很大。一方面是需求下降,平台抽佣流水大减;另一方面是各类投入补贴不减反增,比如,近日,滴滴出行开发出一套线上“疫情可追溯系统”,乘客只需扫码便可知车辆是否消毒。该系统已率先在厦门试点落地。

(按规定,跑网约车需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私家车,两个证都要考。)听说,报考挺麻烦的,不是说你交了钱就能过,通不过还得重新交钱,接着学接着考。

平台吸收了这么多的司机去注册,给乘客提供服务,如果以谁的评分高去派单的话,显然非常不公平的。一个乘客在日坛,日坛北门有一个车,就可以去接这个乘客,你却分给了在天安门一个服务分比较高的司机,对司机和乘客来说都不好。

租车公司免去2月的租金

公司在腊月二十六七的时候就给我们发口罩,我是跑到二十九那天才休息。我还想着过完年正月初二、初三就开始跑,没想到过完年,疫情严重了,直接停了一个多月。

贵州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院感工作人员 何隽:这里面是百宝箱,有浴帽、用来在他们鞋套损坏的情况下套上。棉球是等他们出来洗耳朵用,棉签用来洗鼻(腔)。

我家里生活开支比较大,家里四个人,还有父母和媳妇,还要还房贷,压力比较大,就想着多做一些事情,多一份收入补贴家里用。

(没证也能接单)10个单子,有100个司机在抢,平摊到每个人身上,没有多少钱,很多司机一天也就拉个三四十块钱。我不以这个为主,我该回家回家,在那耗着,能有多少单子呢?

我现在每天上早班。早上基本都能在天通苑附近接一个1小时左右的单子,其实这种单子不太愿意接的,最想接那种起步价的单子,毕竟接够一定的单量,会有奖励。每天上午6点到10点跑够6单会拿到30元的补贴,但是我一般拿不到。只要有一单花的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这个时间段就很难跑够6单了。

2月10日起,小桔车服将我们原本5000元的租车费下调到3000元,这个优惠将一直持续到国家宣布说疫情结束,这段时间跑滴滴还是挺划算的。租小桔车服的车省事,保险、保养、维修都是他们管。只要不撞到人,哪怕把车开报废,我不用赔一分钱。

银监会1月份还说,受疫情影响的人可以暂时不用还这些贷款,恢复上班之后可以还贷。我们现在没有收入,银行该收还照样收。打电话问银行,人家踢皮球。

我们店在2月14号开了一天,街道办来贴了条子,不让干。我们店里11个人,这一行都是拿提成的,做一单提多少钱,没有客人,老板是不会白养人的。

医生:等一会儿我拿进去,放这里吧老师。

为了能躺着休息,我在安装防护膜的第二天就自己动手拆掉了。主要是没法休息,认识的人里有一半都拆了,其实那一层塑料膜也没啥用,根本不可能做到很好的密封。反正装个膜也就15块钱人工费,跑完第一单,滴滴就返给司机了,也不心疼。其实那个防护膜不是强制的,就算不装也没事。

何隽是随贵州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来武汉的,近半个月的时间里,她每天都是凌晨5点起床,然后开始准备医疗队进入方舱医院的物资。记者和她一起数了一下,防护服、口罩、酒精、隔离衣等,一共有二十多种。

我在燕郊买的房子,一个月生活费加房贷要1万多到两万。现在跑滴滴,一个月挣上六七千,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应该就可以维持住开支。我并没有指望跑滴滴去挣太多的钱,不拿它当成一个主业。

网约车我也是刚开始做,租人家的车肯定要全职干,租金一个月4600块,不管跑多少单,一个月跑2万是4600,跑5000也是4600。

这一天,在江汉方舱医院,贵州医疗队的24名医护人员要看护200名患者。除了正常的治疗,还有很多琐碎的工作。这会儿何隽就在指导患者如何正确戴口罩。

跑了4天,最多的一天赚了130块

3月8号我们公司开始算租金,我没有担心过租金的问题。正月初几的时候,公司就在群里说2月份免租,3月份会免30%,收70%,也就是交3200多。

讲述人刘明,西安滴滴司机

公司附近好活儿比较多,因为有些公司超过几点下班,打车是报销的,前天晚上我9点就在亦庄,京东公司附近等着接单,等了40分钟,终于接到一个到东善各庄的大单。就算是等40分钟也值了,正好等的时间里可以躺着休息,看看电子书。联想也报销打车费,而且,听拉过的一个乘客说,联想是直接让员工疫情期间尽量别乘坐公交、地铁,如果打车,公司给报销。

3月7号,滴滴开始正常运营。8号上午,我做了一下车的隔离仓和消毒,自己花了十几块钱,隔离仓用塑料篷布。公司说滴滴给免费安装,意思我自己安装后给15块钱补助,我也没有留意。

我之前是中医正骨推拿师,北京疫情管控的比较严,很多店都开不了业。

说实话,这两个证我都没有。据我了解,在北京地界上跑滴滴的,不管是优享专车、礼橙专车、还是快车,如果是私家车,很多是没有的。很多司机也不会把跑滴滴当成一个主业。

3月4日,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疫情所造成的冲击是目前共享经济平台所面临最迫切的问题。

这种情况下,滴滴司机的日子好过吗?近日,猎云网采访了5位滴滴司机,以下是他们分享的经历,略经编辑:

我从去年11月20多号开始跑,12月跑了个1万2到1万3,刚跑了两个多月,就遇到疫情了。

现在上北京大街上摊煎饼去,那也不现实。到月底还没通知开业的话,就接着跑或者看能不能干点别的。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一个朋友,人家刚注册头一天就拉了500多块钱,因为那个时候确实是单子也比较多,不像现在,疫情让很多行业不能开工。

我每天都在关注着最新进展,钟南山院士之前说4月底,现在可能要到6月份。反正,国内基本上算是控制住了,主要是严防境外输入。

我家里也没啥开支,老婆也上班,我胡倒腾一年也赚不少。合同到期就不租了,太辛苦,去年都是早6点半到晚上11点。

我们有个免租方案,免租时间从1月27号到3月7号,既然滴滴都已经停运了,他们也免了。

以前从没想过,滴滴司机也会有周末双休

你看看这个新闻(西安滴滴司机因为长时间疲劳驾驶突发脑溢血),就是我们老乡,和我们一起跑车的,是别的公司,但是我们跑的时间长短都一样,我们老乡都给捐钱了。我宁愿选择四五千的工作,也不选择七八千。赚得再多,身体垮了要钱干啥用。

在更衣室里,何隽忙着检查队员们防护服穿戴的情况,提醒他们做好保护,不要将皮肤裸露出来。而在医护人员进入病区前,何隽还会进行最后一遍检查,包括他们的防护服、手套、口罩、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气密性,随后将23名医护人员一个一个送进舱内,自己紧随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我之前倒腾绿化苗木的买卖,去年开始租公司的车来跑滴滴。

这个公司是别人介绍我的,公司有一两千的司机,主要业务就是跑网约车,收入平均在7000块钱左右。